校园BBS 同学录 校长信箱 网站留言
用户: 密码: 验码:    
 
热门文章:
 · 任 中 新 星[22528]
 · 名师风采[18709]
 · 校园的美丽风光[15420]
 · 万博manbetx高(三)年级希望之星[14366]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专题1信息无

·专题2信息无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教学教研>>教学资源 >>教案
  共有 228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明治维新的故事

  发表日期:2016年12月22日      作者:汪新星     【编辑录入:admin

 

气数将尽的幕府

佩里来航时,第12代将军德川家庆正卧病在床,佩里离日不久后,又病亡,因此这段期间的政治责任与决策的选择全都落在首席老中阿部正弘身上。这岂是因循保守的阿部正弘所能承受的?因此,他采取了分散责任的方式来面对这个江户幕府200多年来最大的危机。

  首先,他于720日派使节上奏京都朝廷,告知佩里舰队来航的消息。昔日被德川家康“下令”必须专心于学问不可插手政治的天皇,现在由于国难当头,幕府无法单独应付,而突然变得重要起来。

    其次,阿部正弘又于85,把美国总统国书的译文分发给各大名(诸侯),要他们不必有任何顾忌地提出自己的意见。数天后,又把咨询的对象从大名扩张到幕府官僚、各藩藩士甚至一般民众。江户幕府两百多年来专断国政的局面被瞬间打破了,从此天皇与雄藩得到了干预国政的由头。

德川家庆死后,由其子德川家定(1824~1858年)继任第13代将军。这位德川家定不但不是英雄豪杰,而且还体弱多病,经常无缘无故地发抖。更糟的是,可能是由于健康不佳而影响了生育能力,德川家定虽然先后娶了3名妻子,却一直没有子嗣。第14代将军德川家茂在一番争夺中即位,只有12岁,体质也不好,在第二次征长战役中因病去世,在位仅8年。等到年富力壮的末代将军德川庆喜即位时已是1867年了······

 

坐冷板凳的朝廷

当时的天皇是孝明天皇(1831~1866年,在位1847~1866年),下一任才是明治天皇。天皇名号大的吓人,其实他们的生活空间很小,只能待在京都冷清的宫殿里读书。孝明天皇喜欢喝点儿酒,可是由于太穷,他只能偶尔喝,而且喝的时候是3成的酒加上7成的水,混合着喝。其酒味之淡,不难想象。

  朝廷有个传统习惯,每年的正月初一,天皇便召集各公卿一块儿用餐,而且料理中一定有一道主菜——雉鸡肉。可是有一年实在穷得拨不出钱买雉鸡,只好将豆腐烤过之后,抹上一些味噌,“打扮”成雉鸡肉的模样,草草过关。

   有一位大名听到这事后,觉得天皇太可怜了,便送给天皇一些盐腌的鲑鱼。天皇吃了一口鲑鱼后,惊叹道:“天下怎么有这么美味的食物?”吃完后,还指着吃剩的鱼骨头,交代臣下说:“这鱼骨头不要丢,我明天要拿这个跟开水泡饭吃。”

  天皇既然穷到这个地步,公卿们当然也不例外。可以说几乎所有的公卿都得找点儿副业来做,以弥补家计。有人教和歌、书道,也有人在空白的扇子上画画,然后拿去卖。连内大臣三条实万都在家里的庭院种梨树,每年将梨子卖给果菜商。最可笑的是明治维新大功臣之一的岩仓具视,他居然把家里的一部分房间租给外人开赌场。

 

重振权威的一搏

新上台的大老井伊直弼决定在京都发动整肃行动,把所有反幕的志士与公卿扫除一空,以恢复幕府的威望。当时的年号为“安政”,所以后人就把这场大整肃称为“安政大狱”。“安政大狱”总共处分了100多人,包括大名、公卿、各家家臣、幕臣、藩士、儒者、和尚、商人等,可说是江户史上空前绝后的大整肃,而且在井伊直弼的指示下,判刑之重,超乎时人的预料。

在“安政大狱”中被处死的志士里面,有两个人值得一提,一个是桥本左内,一个是吉田松阴。桥本左内与其他成天把“尊王攘夷”口号挂在嘴上的志士不一样,他是个冷静而又极有远见的理论家。他于1857年构思的幕政改革计划中,主张日本应该向美国与俄国聘请50名各种学术领域的教师,到各藩教学,移植西方学术。这样的构想岂是血气方刚、徒具爱国情操的攘夷志士所能比拟?

  可是,这么优秀的人才却于1859111日,被幕吏押到刑场斩首。时年25岁。

  桥本左内原先以为自己根本没有谋反之心,不至于被判什么重罪。因此他在牢里还勤读《资治通鉴》。

   行刑那天,牢头(典狱长)红着眼睛对他说:

  “你那么年轻,又满肚子学问,实在太可惜了。如果可能的话,我真愿意拿我这条命换你那条命……”

 

吉田松阴(1830~1859年)从小就得学习山鹿流兵法。日本的兵法原本学自于中国的《孙子兵法》、《吴子兵法》、《三略》、《六韬》等。到了战国时代(1467~1568年)以后,有些人将这些兵法融会贯通并加入新观点,而自成一家,先后形成甲州流、北条流、山鹿流等。吉田家便是尊奉山鹿流兵法。

  1850年,20岁时,吉田松阴前往九州平户游学,在这里他接触到有关中国遭遇的新书。吉田松阴一边读这些书,一边冒冷汗——很明显地,中国之所以在鸦片战争中惨败,是因为“英夷”拥有坚船利炮。换言之,坚船利炮已经成为现代战争中制胜的关键。而无论是中国的《孙子兵法》、《吴子兵法》也好,日本的甲州流、山鹿流也好,根本没有提到这种威力强大的武器。在坚船利炮之前,这些自古传下来的兵法能发挥什么作用?

  吉田松阴愈想愈沮丧,愈想愈对山鹿流兵法没信心。于是,在平户待了50天之后,他跑去长崎,想看看西方(荷兰)的船舰究竟长得什么模样。看到荷兰的船舰之后,他终于对山鹿流兵法死了心。

  如果山鹿流兵法不行,那么什么才行呢?经过一段苦闷期之后,1853年,吉田松阴前往江户,拜在兰学者佐久间象山的门下。佐久间象山聪明绝顶,是当代一流的思想家。他原本是个儒者,后来奉藩主之命研究外国情事才发觉兰学的重要性,因而一头钻进兰学的世界。后来,他提出了一句极有名的口号“东洋道德西洋艺”。

  18537月,佩里舰队再度来日。在佐久间象山的鼓励下,吉田松阴决定搭美国军舰,偷渡到国外,亲眼看看西方到底是怎么个富强法?这是个极为大胆而又危险性十足的计划,甚至可说是异想天开。他掏出身上所有钱来雇了一条小船,自己悄悄爬到黑船上去。可惜佩里怕节外生枝,又把他给赶下了船。

出狱后,吉田松阴回故乡开设私塾,传播 “尊王攘夷”思想,培育天下英才。185810月,井伊政权命老中间部诠胜在京都展开逮捕志士的行动。吉田松阴听到这个消息后,非常愤怒,立即与学生策划暗杀间部诠胜。然而,暗杀计划还没实行,就被幕府逮捕了。审判团原先判处吉田松阴“流放”,可是判决书交给井伊直弼批示时,井伊朱笔一挥,把“流放”改成“死刑”。

  18591121日,吉田松阴服刑。时年29岁。行刑前,他在牢里作了一首诗:

  即使身朽武藏野

  长留天地大和魂

日本史上的一颗巨星虽然就这样坠落了,但他却为后世日本留下了赫赫遗产,他在著作之一《幽室文库》中曾述道:“凡英雄豪杰之立事于天下,贻谋于万世,必先大其志,雄其略,察时势,审时机,先后缓急,先定之于内,操所张弛,徐应之于外......为今之计,不若谨疆域,严条约,以霸糜二虏( 指英美)。乘间垦虾夷,收琉球,取朝鲜,拉满洲,压支那,临印度,以张进取之势,以固退守之基。遂神功之所未遂,果丰国之所未果也。收满洲逼俄国,并朝鲜窥清国,取南洲袭印度。宜择三者之中易为者而先为之。此乃天下万世、代代相承之大业矣。”日本在后来数十年的疯狂扩张中,几乎就是一成不变地接受了吉田松阴的这一套理论。

 

 

 

樱田门外的刺杀

   井伊直弼的铁血镇压,迫使下级武士从“处士横议”转而以暴力对抗暴力,在尊王攘夷思想的号召下,下级武士从后台前向前台,掀起了维新革命的序幕。

1860324。已经是初春的季节了,这天江户却很不寻常地下起大雪。

  早上9点,大老井伊直弼和往常一样坐上轿子,由60名武士护卫,从彦根藩邸出发,前往江户城上班。由于下大雪的关系,武士们都戴着雨笠,穿着雨蓑,连武士刀也用柄袋包紧,以防止雪水沾湿。

  一行人来到樱田门(江户城内郭门之一)外时,突然听到一声枪响,从左右两方冲来十数名怒目横眉、杀气腾腾的浪士,手持银光闪闪的武士刀,见人就砍。

  护卫的武士虽然人数较多,可是每个人都穿戴着雨笠、雨蓑,行动极为不便,加上武士刀又包在柄袋里,慌慌张张中,还来不及取出,大多数人已被突袭者砍倒。

  数名突袭者来到轿旁,以武士刀猛刺轿内。接着,一名浪士掀开轿帘,把已经身负重伤的井伊直弼一把拖出轿外,然后挥刀而下,井伊直弼的首级顿时滚落雪地。

   樱田门外之变掀起了暗杀的高潮,大批武士脱藩成为浪人,到处高呼着“天诛”(替天行道),挥舞刀剑,用暴力胁迫他们攘夷。不仅仅开国派人士,就连幕府要员、普通官吏,甚至商人百姓,也时常成为他们刀下之鬼。第一位死于“天诛”的是岛田左近。

 

岛田左近是幕府在京都最有力的爪牙,从将军继嗣争夺战、安政大狱,到皇妹和宫下嫁将军,岛田左近无处不在,为幕府立下不少汗马功劳。当然,他也从幕府得到很多好处。

 

  尊攘志士对岛田左近可说恨之入骨。别的不说,光是因为岛田左近的通风报信而遭幕府逮捕的志士就不计其数了。因此,尊攘志士会第一个找岛田左近开刀,一点儿也不意外。

 

  岛田左近有6个妾,事件发生当天(1862815日),他正窝在其中一个妾的住处。突然,有3名杀气腾腾的萨摩藩武士闯进来。岛田左近心知不妙,拔腿就跑。可是3名武士动作比他更快,一刀砍中岛田左近的背部。岛田左近发出杀猪般的哀号声,仆倒在地,抬起头来,忍着痛说:

 

  “你……你们弄错人了,我不是岛田左近。”

 

  “岛田左近?岛田左近是公卿的家臣,我们哪敢杀他?我们要杀的是他的手下,就是你!”

 

  岛田左近一听,赶紧说:“我就是岛田左近,刚才是骗你们的。”

 

  3名武士互相看了一眼,差点忍不住要笑出来。

 

  “我们要杀的正是岛田左近,刚才也是骗你的。”

 

  话毕,刺客就把武士刀一挥,把岛田左近的头砍下来。

 

幕府接获京都接二连三发生暗杀的消息后,极为震惊,赶紧命令京都奉行所的4名幕吏回江户。因为这4名幕吏在安政大狱时也逮捕了不少志士,如果继续留在京都,迟早会遭毒手。不料4名幕吏在前往江户的途中,还是被尾随而至的志士“天诛”掉。参与刺杀的志士达20多人!!!其中包括土佐藩12人,长州藩10人,萨摩藩2人。

不久幕府也招募剑术高超的浪人组成准警察部队,以武力对抗武力,京都一片刀光剑影。

 

民族激情的攘夷

长州是尊攘派的大本营,率先打响攘夷第一炮。

1863625傍晚,一艘从横滨出发,预订前往上海的美国商船,在下关海峡遭到一番狂轰,伤痕累累逃去。

13天后(78),一艘法国军舰在下关海峡遭到岸上长州藩炮台以及战船的联手炮击。那艘法国军舰被打得莫名其妙,便放下一只小木船想前往问明开火炮击的缘由,不料小木船才刚放下,就被长州藩的炮火击碎。法国军舰只好且战且走,在炮火中逃离下关海峡。

3天后(711),一艘荷兰军舰路过,事先已经听说了美国商船遭到攻击的消息,不过荷兰舰长还不以为意,对部下说:“咱们和日本有两百多年的友好历史了,哪是美国佬、英国佬可比的,打谁不能打咱呀。”可是话音才落,炮弹从天而降,他只得下令还击。经过大约一个小时的战斗,荷兰水兵阵亡4名,船都快打沉,被迫摇摇晃晃地落荒而逃。

 

攘夷派也没得意多久,西方列强的报复一次又一次。特别是次年也即1864年的7月份,英、法、美、荷四国集中了17艘战舰、5000兵力,以英国海军中将奥古斯特为总司令官,从香港出发,浩浩荡荡开入马关海峡。短短三天时间,四国联合舰队就轰平海峡两岸的炮台,攻陷下关,长州藩主动提出求和。

 

   全面和洋人开战的除了长州之外,还有萨摩,即所谓的“萨英战争”,只持续了短短一天的时间,双方用炮互轰,基本上没有短兵相接过。虽然英国舰队是撤退了,藩主心情不错,可回到鹿儿岛,他立刻就傻了眼。原来英国舰炮射程远,很多都炮弹直接越过了岸上炮台落入鹿儿岛城中,这座曾经繁华一时的藩城到处房倒屋塌,几乎已成废墟,平民百姓死伤枕藉。

 

不打不知道,一打吓一跳。尊攘派中的聪明人总算知道毫无全国性计划的攘夷再不能搞了,先富国强兵吧!

 

禁门之变

幕府对西南强藩盲目攘夷惹来的外国势力的强硬干涉,十分头痛。于是发动“八•一八政变”, 将京都的激进尊攘势力一扫而空。长州藩心里不服,发兵3000准备上京讨个说法。长州藩出兵的名义表面是要向朝廷要求解除藩主毛利敬亲所受的冤罪(因为“八•一八政变”之后,长州藩主毛利敬亲被朝廷冠上“不忠不义”的罪名),可是实际上仍旧是打算伺机夺回天皇与京都。

   819日,长州军与幕府联军(包括幕府军、萨摩藩军、会津藩军等)在京都市内展开激战。战况相当惨烈,长州藩的大炮还对着皇宫猛轰。结果,长州藩由于寡不敌众而遭到惨败,多数尊攘志士也在这场战役中战死或自杀,大火连烧33夜,总共烧毁了28000户民宅。这场战争,由于双方在蛤御门(皇宫9个禁门之一)附近的战斗最为激烈,因而被称之为 “禁门之变”。

  “禁门之变”是以长州藩为首的尊攘派所做的最大胆、最强烈的反扑。而他们的惨败也意味着尊攘派的历史使命至此可说已画上了句点。

  尊攘派的意识形态其实和中国的义和团很类似。他们认为日本是神国,是全世界独一无二了不起的国家,这么一个了不起的神国,却于1853年佩里舰队来航之后,饱受“夷狄”的欺凌侮辱,这口气叫他们怎么咽得下?因此他们要攘夷(赶走夷狄)。另一方面,幕府不但不攘夷,不但接二连三地向“夷狄”低头妥协,而且还大力镇压尊攘派,因此他们(尊攘派)愤而将攻击的矛头也朝向了幕府。

  就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攘夷是一件违反世界潮流的举动。因为唯有敞开国门,全力吸收西方的科学、民主文明,让日本早日脱胎换骨成为现代国家,才是顺从世界潮流的明智之举。因此,就这个角度来看,尊攘派显然是反动派。

   可是尊攘派攻击幕府,让幕府的权威每况愈下,这却是一桩推动历史的举动。怎么说呢?因为幕府是封建时代的统治者,幕府的决策层在下种种决策时,脑中所考虑的总是把如何维持或强化德川家的政权列为最优先,当日本的利益与德川家的利益相冲突时,幕府一定是牺牲前者。而且幕府想要攘夷的心思不见得不如尊攘派,只是一旦发动攘夷,第一个被“夷狄”攻击的一定是代表日本的幕府,幕府怎肯吃这个亏?因此,在幕府这个旧时代统治者的统治下,日本很难去旧换新,成为真正的现代国家,唯有推翻幕府,另外树立一个较具改革企图心的新政府,日本才有可能摆脱旧时代、旧文明的束缚。

  因此,很奇妙的,尊攘派的举动在出发点上是违反历史潮流(攘夷),结果却是推动了历史潮流(倒幕)。

 

萨长联盟

萨摩藩与长州藩原本是敌对关系,但是在外国列强的炮火面前都觉悟到攘夷不切实际,取而代之的是开国倒幕的主张,同时出于“唇亡齿寒”的考虑,两家有了联合的希望。恰巧就有人主动提出愿意居中牵线,去当这个和事佬。是谁呢?那就是土佐的志士——坂本龙马与中冈慎太郎。他们提出一个新概念“雄藩联合”。

 

有一回,坂本龙马看见一位志士腰间佩挂着一柄很长的武士刀,便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说:

  “真正在紧急的时候,长刀反而碍事,倒不如匕首来得轻便灵活。”

   过了一段期间后,坂本龙马再度碰见那位志士,发现对方果然接受了自己的建议,舍弃长刀,改带匕首。不料,坂本龙马又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说:

   “刀子已经落伍了,这个才是最好的防身武器。”

   又过了一段期间,坂本龙马又碰见那位已经改佩手枪的志士,这回坂本从怀里掏出一本《万国公法》,说:

  “时代不同了,你们这些动不动就想用武器解决问题的人,迟早会被淘汰掉,今后?时代必须靠这个。”晕···

1862年,坂本龙马与另一名志士一起去拜访幕府重臣胜海舟。名为拜访,其实是想探知胜海舟是否如传言所说的出卖日本的奸贼。如果真如传言所说,就打算当场把对方刺死。

 

  主客坐定后,胜海舟开门见山,说:

  “两位大概是来杀我的吧!”

  坂本龙马与同伴吓了一跳。胜海舟不等对方答话,继续说:

  “不过,在杀我之前,请先听听我对时局的一些看法。”

  坂本龙马此时杀气尽失,只是点点头。胜海舟继续说:

  “你们主张攘夷,一天到晚想的就是如何杀洋人,如何把他们统统赶出日本。这样的想法太肤浅了。想想看,你们的剑术再高超,能够抵挡人家的坚船利炮吗?光凭血气之勇成不了什么大事。真正要攘夷的话,首先必须充实国力,添购军舰,然后才能与之一战。这样才是救国之道。你们反幕府,老实说,我也觉得幕府不会有什么大作为,将来日本还得靠你们这些年轻人去振兴。所以,别再浪费精力做无益的事了。”

  坂本龙马听后感动地低下头,双掌平贴榻榻米,说:

  “先生的一席话真如暮鼓晨钟,令人茅塞顿开,请收我为弟子,以便时时聆听先生卓见。”

 

  于是,在坂本龙马与中冈慎太郎的奔走折冲下,186637日,萨摩藩的代表与长州藩的代表在京都的萨摩藩藩邸举行了一场历史性的密会。萨摩藩的代表是西乡隆盛与小松带刀(萨摩藩家老),长州藩的代表是木户孝允,居间作见证人的是坂本龙马。结果,双方确定结盟。

 

在随后的征长战争(1866年)中,十五万幕府军被四千长州军击败。幕府军队因为人心涣散、装备落后遭到严重失败,幕府的威信进一步下降。1867130日,也就是德川庆喜担任将军后的第20天,保守的主张维持幕府统治的孝明天皇去世,后继者是年仅十五岁的明治天皇(1852~1912年)。幕府的处境更加艰难了!

 

课本没有的“公武合体”

自黑船事件后,日本民族危机日益加深,许多有识之士为救国救民而探索。归纳而言,对外有攘夷与开国两种思想,对内,有倒幕、佐幕、及公武和体思想。

倒幕——推翻幕府 佐幕——辅佐幕府,折中的就是 “公武合体”。

是指以天皇为首的朝廷,武 是指武士首领将军的幕府。公武合体就是说幕府与朝廷合作,幕府让出一部分权力,接受天皇的领导,共同应付危机。它主要是统治阶级上层的主张。

可惜刚开始被铁腕人物井伊直弼狠狠打击了一下,接着幕府威信不断衰落,在许多人眼里没什么利用价值了,最后许多藩的实权又被中下级武士掌握,于是倒幕倒到底!

186710月,德川庆喜将军见机不妙,上奏请求“大政奉还”,希望缓口气。朝廷召开会议,下达“王政复古”的大号令。在随后的会上,倒幕派占据了主动,决定趁热打铁,要求幕府将军 “辞官纳地”!

 

幕府当然无法坐以待毙,倒幕派又四处搞破坏,于是,忍无可忍的幕府号召诸藩联合出兵“除君侧之奸”。一月三日,幕府军一万五千人北上进攻京都。此时守卫京都的倒幕方只有长州一千五百人和萨摩三千五百人,兵力对比为三比一。

  于是以萨长为主力的新政府军和幕府军在京都南郊的鸟羽、伏见接触,全面内战展开。虽然武器精良,组织严密,终究众寡悬殊,萨、长两军打得极为艰苦,在这两家节骨眼上,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御旗出现

御旗就是冷落了五六百年天皇用的旗帜,主要图案是金黄色的菊花花瓣。在这危急时刻,大久保利通向政府军献上一捆“御旗”,宣布德川氏为“朝敌”,幕府军为“贼军”, “御旗”在前线高高举起,受过多年朱子学尊王思想洗脑的幕府军见之大惊失色,士气瞬间崩溃,于是乎狼狈后撤。

 

无血开城

 

后撤的路真难走。德川庆喜一路遭遇背叛,前天还是信誓旦旦的各藩,转眼就变脸,关门闪人。回到江户,可想而知心情是多么的沮丧!

西方列强虽然宣布中立,其实英国大卖军火给政府,法国是英国的死对头,自然支持幕府,准备依托关东,与政府军鱼死网破。但幕府陆军总裁胜海舟,看到关东地区民心背向的严重形势,认为如果继续和东征军作战,人民群众可能爆发巨变。因而劝说德川庆喜投降。新政府和对新政府有影响的英国,也怕人民起义破坏现存秩序,同意宽大处理。于是互相妥协,4月新政府军和平接收江户,德川庆喜去水户“谨慎”(实为幽禁),仍给静冈土地70万石。至此,德川幕府,名实俱亡。

随后,天皇取《易经》中的“圣人南面而听天下,向明而治”,下诏改元为明治,是为明治元年(1868年),政府迁都江户,改名东京。

 


上一篇:美国联邦政府的建立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
 
 

 

Copyright © 2010-2020  万博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江西省永新县公园路33号 邮编:343400 电话:0796-7722932 邮箱:rbszx2005@163.com

页面执行时间:218.750毫秒